logo logo
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、特命全权大使傅聪:中欧关系回升回暖”,要多做加法
2024-01-02
12次

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、特命全权大使傅聪:中欧关系“回升回暖”,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

第二十四次中国—欧盟领导人会晤于本月在北京成功举行,也将今年中欧高层交往推向高潮。有分析认为,这次在关键时刻举行的峰会,对中欧关系未来和世界稳定与发展有重大意义。2019年,欧盟调整其对华政策,并在其战略报告中将中国称为“制度性对手”,中欧关系被认为“陷入低谷”。今年以来,中欧关系迎来了更多回暖的迹象:西班牙、法国、希腊、德国等欧洲国家领导人纷纷访华,巴斯夫等欧洲企业在中国签下百亿级新项目,多个中欧高层对话机制重启……日前,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、特命全权大使傅聪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目前中欧关系正呈现“回升回暖”的良好势头,通过共同努力,双方一定可以把因疫情“失去的三年”尽快找回来。面对仍然存在的困难和挑战,他说:“不合作才是*大的风险,不发展才是*大的不安全。”

环球时报:第二十四次中国—欧盟领导人会晤于12月7日在北京举行,这次会晤取得了哪些成果?您认为这次会晤*重要的意义是什么?

傅聪:此次中欧领导人会晤碰巧是中国和欧盟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周年、中欧领导人会晤机制建立25周年。会晤期间,双方领导人长时间、面对面交流,就关系到中欧关系的战略性、全局性问题,以及中欧各领域对话合作、双方重点关切、全球治理、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等交换看法,就一系列问题达成重要共识:

一是明确维护中欧关系的战略稳定,巩固政治基础。双方同意发挥好中欧领导人会晤和五大高层对话的引领作用,增进相互理解和信任,妥善管控分歧,增强中欧关系的稳定性、互惠性。欧方重申坚持“一个中国”政策。二是明确坚持开放合作,在贸易投资、绿色发展、数字经济、人工智能、地理标志、知识产权、出口管制等重点领域加强对话合作。三是加快恢复中欧人员往来,支持加强人文交流,双方同意明年举行中欧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新一次会议。四是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,践行多边主义,加强国际协调,推进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金融体系改革,共同应对气候变化、生物多样性、粮食安全、公共卫生等全球性问题。

此次会晤中,双方领导人没有回避分歧,秉持坦诚和建设性态度就各自关切深入沟通。中方重点就欧盟“去风险”和限制性经贸政策,包括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发起反补贴调查、5G等问题表明了关切,敦促欧方保持贸易和投资市场开放,为中国企业提供公平、非歧视的营商环境,审慎使用贸易救济措施。

今年中欧领导人会晤是新冠疫情后首次线下举行,双方都高度重视,各界也广泛关注。双方领导人面对面进行战略沟通,不仅为中欧关系未来发展提供了新的政治动力,规划了蓝图,更彰显中欧关系的全球影响和世界意义,为变乱交织的世界注入更多稳定性和确定性。我们愿同欧方一道,落实好此次领导人会晤成果,坚持伙伴定位,坚持互利合作,坚持对话协商,妥善管控分歧,推动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。

环球时报:您怎么看待中欧高层频密交往释放出的信号?在您看来,中欧关系是否已走出前几年的“低谷期”?

傅聪:去年底以来,中欧交往合作全面恢复,战略、经贸、绿色、数字领域高层对话取得丰富成果,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即将重启,中欧关系呈现回升回暖的良好势头。此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把今年中欧高层交往推向高潮。

明年,双方将全面恢复中欧战略、经贸、环境与气候、数字、人文五大高层对话机制,财金、工业、区域政策、竞争政策对话和中欧金融工作组首次会议也将适时举办。频密的高层交往既是中欧关系回升回暖的标志,更对双边关系起到重要的引领带动作用,说明中欧加强交流合作是大势所趋、人心所向,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。相信经过共同努力,双方一定能够把因疫情“失去的三年”尽快找回来。

与此我们也必须认识到,中欧关系仍然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,需要双方相互理解和相互配合来克服。中方始终以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中欧关系,并将欧盟视为我们的全面战略伙伴。我们也希望欧方能够理性、客观和实事求是地认识中国,并从伙伴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的关系,摒弃竞争对手甚至制度性对手的思维方式。我们希望中欧双方共同努力,尽快将本次领导人会晤达成的共识付诸实践,为中欧关系注入更多积极能量,并共同排除困难和干扰,推动中欧合作不断向前发展。

环球时报:您认为中美元首在旧金山的会晤对中欧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您如何评估中欧关系的未来发展走向?

傅聪:国际社会对于这次会晤高度关注,并给予了积极评价。这表明,改善中美关系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,也符合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。中欧是两个独立自主的全球性力量,具有广泛的战略共识和共同利益。中欧加强合作是出于各自的利益需要作出的战略选择,而并非针对、依附于或受制于第三方。中国一直保持着对欧盟的长期稳定政策,始终将欧方视为我们的全面战略伙伴。

在当前变乱交织的国际形势下,中欧关系的战略意义和世界影响更加凸显,关乎世界和平、稳定、繁荣,必须维护好、发展好。这也是本次中欧领导人会晤的首要共识。当前,中欧关系站在新的起点上。相比中美,中欧关系历史更悠久,共识更多,分歧更少。只要我们坚持相互尊重、反对唯我独尊,坚持对话协商、反对对抗冲突,坚持开放合作、反对“脱钩断链”,中欧关系就一定能克服艰难险阻、迈上新台阶。我对中欧关系的未来充满信心。

环球时报:中欧关系发展也面对一些杂音。这些杂音片面强调中欧之间的竞争,甚至渲染中欧是“制度性对手”,并鼓吹对华“去风险”。您认为中欧之间的分歧是否被外界有所夸大?

傅聪:中欧历史文化传统、社会制度不同,在一些问题上看法不同、有分歧是正常的。事实上,任何客观和理性的人都会看到,中欧发展水平不同,经济上具有高度互补性,彼此合作远大于竞争,共识远大于分歧。多年来,欧盟在同中国合作中获得了巨大利益,通过对华合作有力推动了自身发展,中国市场已成为许多欧洲企业全球利润的首要来源。我们要多做加法,以更深入,更广泛合作拉紧中欧利益共同体纽带,这符合双方利益和国际社会期待。

环球时报:近期欧盟对中国电动车的反补贴调查引发中方业界强烈不满。您觉得欧盟部分政客说的“去风险”的概念和“脱钩”有实质性差别吗?欧盟在政策实施层面是否与中方充分交流?

傅聪:我们充分理解各方都有自己的关切,关键是如何明确定义和预防风险。我们坚决反对将经济问题地缘政治化、意识形态化、泛安全化,使“去风险”变成“脱钩断链”的代名词。经济全球化使世界经济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只有通过合作才能降低风险,只有通过发展才能实现安全。目前,中国正在积极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,随着中国式现代化的推进,各国都在争相抓住与中国合作的机遇,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。如果欧盟盲目地推行对华“去风险”和削弱对华依赖的做法,那么无异于束缚自己的双手,必然要为违背经济规律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中方在此次中欧领导人会晤中就欧盟的“去风险”和限制性经贸政策,包括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进行的反补贴调查等问题表示关切。欧方反复强调不会与中国脱钩,也不会转向内向。他们将遵守世贸规则和公平竞争原则。我们敦促欧方切实履行上述承诺,保持贸易和投资市场的开放,为中国企业提供公平、非歧视的商业环境。